Nothing to say .

最想说的话,该从何说起。

4月29。J生日。

这个纠结了四年的名字,所占据的位置,快要从我的生命里淡去了吧。

每个人都会遇到那么一两个人。让自己深陷其中情不自禁上瘾般不断犯贱又犯贱。

4月某次喝醉酒躺在床上打了那么一通电话。彻彻底底明明白白告诉他我这四年的感受。那些痛彻心扉,那些欢欢喜喜。

于是,终于是可以自行了断了吧。

但愿吧。

过去的这一个月,只有两个字,放纵。

at Zhuhai ,  88是我第二个家。是吗?是吧。

不是不快乐的。

迷恋那些酒那些光那些黑暗中的影子。几乎再也无法面对日光里镜子中自己那沧桑的下垂的脸。

我有很好的理由每天喝。但是我比谁都清楚那所谓的理由根本不成其为理由。怕是连借口都算不上吧。

每天在陌生的床上醒来。看着天花板回想自己是在哪里,这感觉其实诡异得很美好。

怕麻烦。

想食烟!now。